沒想到這次我還會再參加幹研,以工作人員的身分上場,
這兩者的身分名目上相差甚大,但,同樣的讓我感到非常的忐忑不安。

哦,忐忑不安。

我很不喜歡參加這種活動,因為必須重新適應新環境、新夥伴,
對我來說,那必須要耗費很多精神的,或者是該說,我不是個很容易融入新環境的人,
之前在學生會,都是打著陪坐的名目去那閒聊的,真正認識的人其實不多。
這次會下去幫忙,其實我也很意外,當初到底是着了什麼魔,才會答應,
就像我現在一直很困惑,當初為什麼會找田媽當專題老師,做什麼奇怪labview一樣的痛苦。

哦,這就叫做咎由自取嗎?

說著頭疼的事情,腦袋也跟著隱隱做痛了起來,
第一天晚上的檢討會,很意外的聽到了一些話,夾帶眼裡大量的鹹,
我知道,他們在眼淚之後還有誤會沒釐清,可能是這輩子都再也無沒釐清的問題,
我不知道該挺誰,一邊是自己的學弟妹,一邊是自己的同學,他們都有相對的理由和立場,
每種聲音都將會是一種可能,只得默默低頭吃著泡麵,吃著他們的立場,吃滿嘴眼裡的鹹。

衝動付出的代價將是幾重的隔閡,他們的一部份關係終將在這座山裡死去。

只是我們都會犯錯,我們都曾犯錯,
感謝那些在錯誤中諒解我們的慈悲,
只要施捨一些慈悲,用手,用眼,用行動,
用承擔所有的肉身去交換一次苦痛的扭曲。

晚會上的熊熊篝火,映著會場裡的臉孔,腦中盡想的是其他畫面,
在生命的某段時期,我也曾待在有相同模樣的篝火前,手舞足蹈的跳著充滿笑聲的青春舞步,
如今氣氛依舊,身邊的人卻不知早已來來去去換過多少人,在散會之後,彼此不知還有相會面的機會,
還有多少能如此歡笑高呼,每步皆為營,每一步都是苦痛與歡愉的交錯,
手捧一燭光,圍坐成一圈,彼此小心翼翼地點亮這過程,
美好隨著燭芯消逝而有所犧牲,最後紛紛投入火中,轟的一聲響,做最後的單純的昇華。
那些美好,單純只是美好,不是鳳凰,浴火之後只能靜靜攤成一片灰燼。

我還定格在白日裡,有隻鷹展翼從我頭頂輕輕滑掠過的畫面。

下了山,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三日的夢,那些在夢中與我相會的人,
穿出桃林小徑,皆灰飛煙滅了,等在前方是回家的路,
還有另個別名叫做現實,而酸痛正往我身上熱情的招呼。

路,真漫長。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食人頭目
  • 哎呀 圖好漂亮
  • 你是老蕭還是阿琳?

    baoxian 於 2007/10/29 23:09 回覆

  • 食人頭目
  • 猜猜?
  • 算了
    你夫妻俩本是一體......

    baoxian 於 2007/11/01 01: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