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鋼琴聲,沒有抱怨地躺在椅上,在他用最敏銳的地方迅速進入我身體之後,有種莫名的心安瞬時湧上心頭,雖漸感痠麻也甘之如飴。(抽離時倒也沒有太多感覺)

從我身上失去的所有將會填滿別人必須的空缺,抓不住的他必須某部份與我相符。慶幸這不用喚出靈魂互相抵觸,不用把沉默丟在紙杯;而我終將不認識他,他也從不認識我,我們的時間比量測一夜光景還更短的相處。

時間開闔開闔,我的手也學著飢餓的鯉魚,開闔開闔。
加速說了沒有說什麼的暗示。

或許是餓了,我緊揣著包裡他給的禮物。

事畢,坐在椅另一端,大口的把想失去體力補回暈眩前的狀態,另一部分的自我卻是滿足的嘴角上揚。

憋腳地唱起僅會的那幾首英文歌(當然也是他唱過,其餘地懇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一座古樸樣式的八角佛塔荒地一聲,就這麼直直地矗立眼前。手綁著繃帶揮揮揚起的黃沙塵煙,我知道,由自身血肉供養,猶勝萬仞。



「you best pray that I bleed real soon ,How's that thought for you......」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吉利草莓
  • 原來夜晚的我、獨自一人的我
    才能讀懂你...

    好腥羶的一篇文啊
    呵呵

  • 這麼說來,吉利姐也是個孤獨的人(除了每次都能到各店面大吃特吃之外XD)

    捐血一袋,救人一命,且又勝造七級浮屠。

    現在台北各血型的庫存量都不到四天喔,請大家告訴大家,樓頂招樓腳,阿母招阿爸,做伙一起去捐血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吧!!

    baoxian 於 2008/11/06 23:00 回覆

  • Evolutionism
  • 現代文言文的寫法果然是比較驚悚(飄)。拔出和抽離究竟哪個形容比較好?滿足與暈眩又是哪個棒?

    套句我曾說過的話「我們到底要承受了多重的感動,才能使自己體內的某一部分逐漸產生化學變化?」
  • 現代文言文,這、在說我嗎?

    你開心就代入哪一個吧,答案都是任意解。

    現在感動的胃口已被養大,不輕易被感動好像已經成了某種無藥可醫的流行病吶。

    baoxian 於 2008/11/06 23:05 回覆

  • seasonedman
  • 很棒的驚悚文
    我有點被嚇到

    (看到血就會昏倒 ... )
  • 唔,我在文內沒有提到血吧!?

    一律用體液處理掉了。

    baoxian 於 2008/11/07 00:43 回覆

  • spacebee
  • 看不太懂哩,我太淺了,
    是說捐血嗎?XD

    前面用最敏感的地方,抽離,羞~
  • BEE不要想歪啦,我可是一本正經(其他本是漫畫)的在寫喔。

    baoxian 於 2008/11/07 23:56 回覆

  • Evolutionism
  • 嘿,要說如果有些東西無法被改變,那麼純粹只是感動能有用嗎?

    忍痛拔掉才是對的做法,反正只要神經都麻痺了就不會有神經痛。
  • 鑒於此,我早把四顆惱人又徒長的智齒都拔掉了。

    他不動,我就去找他。

    baoxian 於 2008/11/08 0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