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出遊幾乎都在趕車。只要是遇到有關搭乘的,非得在最後一刻才急忙趕上,要不就是差了幾分白看車溜走空興嘆。中途還一度遺落皮包,剛坐定位準備要整理行李時才發現東西弄丟了,急忙下車氣喘呼呼地踅回去找;所幸好心人拾獲,裡頭分文不少,虛驚一場。但丟了並不一定都能那麼好運。偶然尋回幼時失去的舊玩具,再次入手卻覺得少了些什麼。原封不動的放在櫃子的最底層。

新竹是這趟的中繼站,這次回去,似乎也沒什麼特別感觸。他回復到原本樣貌,一如台北等我所待過的巨獸空殼,裡頭的血肉已啃蝕殆盡,愛戀僅剩下搖搖欲墜支撐的空殼。說放下,只是需要一些不常見面的空白來磨去內心凹凸稜角。城仍是城,我也仍是我,裊裊香火燒掉昨日牽掛來為今天取暖,放入袋中保一生平安。

旅途中大多都在打盹,半夢半醒間望著窗外,失去和得到都是短暫停靠的來往車聲,到了目的地又得繼續趕往下一個翻滾而紛紛擾擾,自找的必然。費時又費神。像施放短暫即要將自己全身而退的煙花,闔上眼,一個人的旅程沒有太多打擾,有的只有支撐主觀意識的自私,甚至看不到他也變成沒有什麼大不了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owerofagirl
  • 其實我還沒看你這篇文章只是一看到你的碎碎念就馬上跑過來推邱妙津XD
  • 真的,感覺他的文字暗潮洶湧,一不小心就被捲進。

    大有愛啊~~~

    baoxian 於 2009/01/25 22:35 回覆

  • 宇
  • 邱妙津的文章很威哦
    小心服用
    恐怕會共鳴好一陣子
    話說我才剛想重讀呢
    真有默契(苦笑)
    新年快樂!
  • 由於過年的關係,書要再過個幾天才能收到。(嘆)

    就某種層度而言,我們是同類。然後他把自己徹底的燒燬,用他的文字復活。
    新年快樂:))

    baoxian 於 2009/01/25 22: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