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好一陣大雨滂沱,斷續的午寐被截流沖醒。昨一夜幾乎未眠,反覆起身檢視父親的病況。倏地青白閃閃,又是幾聲雷鳴憤然從地面拔起。

天在回應誰而嚎啕流淚,我有點脆弱,但是也沒有你們想像的那樣碎弱。(使用說明書上用粗黑字體寫著:易碎物,請輕拿輕放。)

父親已從加護病房轉入一般病房,恢復狀況良好。在病塌之前,多相對無言。原於不善言詞只能立於一旁輕握雙手,但溫暖始終無法減輕傷口復原時所伴隨的灼熱疼痛感。

夜裡因疼痛而時時發出幼獸受傷時的嗷敖哀鳴,眼前的我是他所拉拔的另一頭充滿缺陷的的獸,互相對照,我有我的傷口,他有他的傷口。彼此默默地無法過問也無從過問。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