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1 Thu 2010 03:33
  • 檢視

望著車窗外一張張熟悉交雜陌生的臉孔,有人抬頭,在那一刻裡你幾乎以為他會與你四目交接,錯,錯了,他的視線是輻射無害且毫不留情面的穿透你的肉體,直直凝向後方廣場上的巨大電視牆上。

下一頁接著說著每次戀情都要比曇花還早謝,短暫的彷若從不曾出現過,你以為那種複雜的情緒就叫做喜歡,實際上衰弱一掐就要碎成齏粉四處妖妖饒饒的發散開來昭告天下,你獨自對著前面的座椅側著頭抽出體內巨大空虛與疼痛,確認四周的乘客仍自顧自個耽沉在美好的小夢裡,你輕抿了一下嘴唇在心裡說這就是人生三昧。

坐了有點久,腳麻了,你試著從狹小的座位上伸直了雙腳感覺血液在身體裡迅速流動的方向,此時你仍活著好好的,實質上如果僅是單純的想為你某種先天上缺乏特質發出貧瘠的哀號,在擁有短暫玩弄或選擇被玩弄的後續發展之下毫無意外的走向棄如敝屣一途,你只是被當作練習狩獵用的小小玩具,而且還很不理智的專屬於他。

你買了紙買了筆買了信封買了過年所需各式應景物品,就隨意的放在座位下面,深怕遺失還不時低下頭來確認他的存在,你幾乎也是用這樣的方式確認你和別人之間的關係,害怕失去所以刻意討好。

你想提筆寫張賀卡寄予他,卻枯坐在位置上支著半邊日漸圓潤的臉頰不知該如何下手,開始回想你們上一次見面上一次用電話連絡上一次交談的種種畫面,久未謀面聯絡的好友是如何變成現在的進行的過去式。一開口僅剩滿嘴老掉牙又黏嘴客套寒喧裡,你吃飽了沒在哪高就待遇如何何時結婚薪水又怎樣怎樣的的話題。此時你再也想不起共同的感興趣的隻字片語,並後悔這次的見面,謄下許多想說的話大片大片捲在舌下,咿咿嗚嗚回答了幾句就當作他都聽見都明白現下雙方今非昔比。

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心想。不知道是誰先開口替彼此的尷尬方式找台階下,不知道是誰拿起手邊的飲料故作鎮定的喝了幾口,恍神間你好像看到兩個人都摔了一跤,那樣子模糊的不可考據,把數十光年之外少年的你們隔的如此的開來,儘管不願承認,但實際上當時就是這樣的畫面,你連忙說著不知道不知道其實你全部都知道青春快速氧化的過程是何其殘酷。

你從包包裡拿出了筆記本寫著大規模的沉默擊垮了一隻不知名不願具名的怪獸,又下一頁,車仍搖搖晃晃開向未知的路途。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mumi
  • 如果放在座位下,大概下公車會忘了拿吧!(好像一定會)
  • 最常丟掉的是雨傘,尤其是沒下雨但是又怕下雨的天氣帶出門的傘,放在公車上一下車就忘了乾乾淨淨,直到開始下雨才發覺雨傘忘在公車上了。

    baoxian 於 2010/02/12 0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