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5 Thu 2010 23:57
  • 幼稚

前兩天參加了國中補習班同學會,真的沒有想過這樣形式的友誼能夠延續那麼久,待在補習班的時間其實很短,大概是從國一的暑期先修開始,印象中在二年級之後就沒去上課,不過大家在私底下還是很常約出來吃飯聊天,固定維持在一年至少出來吃飯一次的頻率。

聊的話題當然還是那些說不膩的陳年往事,不過好些事情我已經記不起來,真的過了太久了,只能在位子上邊回憶吃著東西,遇到想不起來的話題就在旁邊尷尬陪笑。

下午出發去淡水前,順道去市公所辦事,沒想到一走進櫃檯就發現很久沒見的國小同學坐在那裡辦公,而且還是以前很要好的同學,看到我出現他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彼此會在這樣的情形之下碰頭。

以前班上的座位都是一組六個人併在一起的那種坐法,唯讀我們六個人(還是幾個人,我也忘了)是被排在最後一排,以橫排的方式並成一條線。老仗著天高皇帝遠的優勢,看漫畫、畫圖、聊天、傳紙條等等小動作什麼都來,現在想起來真是懷念。不過像這樣面對面說話還真是頭一遭,而且彼此的身分都不一樣了。

有些朋友久沒見面反而會尷尬生份說不出話,但也有些朋友雖然很久沒見,卻毫無生疏感;對於這點,最近真的頗有感觸,因為遇見大部分是前者,在別人眼中,我應該也是隸屬於前者。

這想讓我想起以前真的是很愛生氣,動不動就會跟別人冷戰,要不然就是會在上課當中傳紙條跟鄰近的同學說我們來玩冷戰遊戲好不好;通常一件不怎起眼的小事就會讓我氣很久,就算是我有錯在先也決不會輕易低頭認錯,大抵是牡羊性子作祟,又臭又硬。

例如,我國中的時候很喜歡留指甲,而且是很奇怪的只留左手大拇指跟右手小姆指這兩支,這習慣一直延續到大學畢業才結束。有一次上課在跟鄰座的同學嬉戲的時候(因為他很怕癢,我就一直戳他搔他癢),一個沒注意,我的指甲就啪的一聲應聲裂開,整個人就立即反彈大爆炸的結屎臉沉默,那次大概是一個半個月不說話的樣子,上課的時候還會刻意把臉別過去跟其他人聊天。

截至目前最長的紀錄是整整一個學期不跟對方說話,就算看到對方從旁邊走來也裝作視若無睹。幾次對方想跟我示好,手一搭在肩頭上就立即就被我撥掉,並回頭嫌惡瞪著對方,眼神充滿「不要碰我,我才不吃你那套」的意味,這是其一;雖然平常都認為我是個人畜無害的傢伙,但是性子一上來誰都阻止不了。

高中時曾幫某凶神惡煞的同學取綽號(幫他取歹人啦),事後他向我透露,我是在他學生生涯當中頭一個敢這樣幫他取綽號的,要是換做他在國中的脾氣早就被拖到校外揍死,當下也只覺得好玩,怎麼會這麼有趣。為了考驗他是不是真的是像傳聞中的那樣可怕,秉著實驗大無畏精神的我開始測驗他的脾氣到底是有多壞,每天就會故意鬧他,等到臉色稍微不對勁,貌似準備生氣的時候在用人畜無害的眼神丟出一句:「哦~你生氣了喔?」

這時他就會停下來,用很無奈的口氣說笑著沒有,這遊戲從一年級玩到畢業他還是沒生氣,不過倒是有見過他對別人發火,真有趣。

身旁的朋友一開始覺得我這個人根本就是莫名奇妙,不過久了他們也就習慣我這個任性的幼稚鬼,放任我繼續玩著無聊的遊戲,脾氣應該就是這樣被寵壞的吧,我想。

剛剛寫完立即就有朋友要幫我補充,話說某年寒冬,暖暖包天冷時幾乎人手一包。一天早上正好整以暇的在享用早餐時,兩個白目卻把暖暖包把撕開來灑著玩,兩人沿著教室打打鬧鬧,你一把我一把丟的好不快樂,偏偏那黑呼呼的粉狀物就好死不死的掉在我剛喝沒幾口的木瓜牛奶裡,轟的一聲(這裡是指腦內的聲響,不是指奶茶爆炸),理智瞬間斷線。

事後他們兩人為了要補償,還特地趁著下課我不在位置上,立即賊頭賊腦的各買一瓶飲料放在我桌上(好像不只一瓶),等到上課鐘響,我看到後想也沒想的就退還給他們兩人,只因為那已經不是原來那一杯了。這一沉默,又是大半個月過去,後來他們還特地找人來求情,怎恁我就跟石頭一樣不為所動,不說話就是不說話。

硍,有沒有這麼超過啊我。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ai
  • 真的太超過了你~~~
  • 我很仁慈了~~~

    baoxian 於 2010/02/27 00:25 回覆

  • 阿林
  • 好久不見的黑暗大廚也要出來一下(冒

    好過分喔~~(哭指
  • 我知道你骨子裡還是處心積慮的想吃人肉!!

    baoxian 於 2010/03/07 11:04 回覆

  • isly1123
  • 好久沒看到你畫得明信片了~~
  • 我完全沉迷在微網誌的世界啊~

    晚上,晚上我一定更新。

    baoxian 於 2010/03/07 11: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