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前些日子在圖書館被媽媽級的婦人攔下來問根本沒有一題會寫的國中數學之後,今天再度發生了離奇荒謬的圖書館事件。

依照慣例窩在圖書館溫暖的一角正津津有味的啃書,假裝以提升全民貧瘠的文學素養為己任。就在這時,突然有個滿臉堆笑的中年婦女疾步走到我面前,一時之間還以為她是想告跟我遞情書告白還是推銷什麼來路不明的健康食品,放眼四周無處可逃,不過無論是要自薦枕席還是要毛遂自薦還是什麼的,古有明訓,善者不來來者不善,看她那樣子也不像是聊齋裡的狐妖花妖魑魅魍魎一類的,提高警覺的放下手中書本看她準備耍什麼花花腸子。

唉唷,小弟,可以麻煩你幫我回傳簡訊嗎?接著那媽媽一邊故作熱情指著他手機內的一則訊息,邊娓娓道來所求何事。原來婦人的媽媽充當紅娘幫一個年輕人介紹了個在菜市場賣衣服的姑娘,怎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那個年輕人不知道是自謙推托,還是真的煞有其事,說自己一窮二白容貌醜,配不上人家,便在簡訊裡訕訕的回絕一番。然後那個媽媽的意思是要我幫他在手機裡鼓勵那個年輕人不要那麼挑,人家會看上你就算是你的福氣了,做人要有志氣一點。

心想這也不是什麼難事,便應聲答應,可是接過她老人家的手機不管怎麼按就是按不習慣,本來就不是屬於拇指族的此刻我越發窘境,笨拙的大粒汗小粒汗的流著,她在一旁見狀,連忙說,要不然你在你手機打好在傳過來給我,我再轉傳給他。哦,好,這也行啊。我爽快的回答。

等到我把簡訊寫好,也給她過目之後,她才一旁靦腆的說,她不記得她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剛剛也忘了要先提醒我。聽到這裡,我頓了一會兒,先很有耐心的深呼吸十次邊暗自問候一下她的先祖十八代再抱怨今天實在有夠倒楣的,先是早上被轟,等不到晚餐現在肚子餓的半死又遇到這等鳥事。祇得耐著性子,先請她打給我以便有她的號碼在重新編寫一次。那婦人見我沒好氣白了一眼,就顧作諂媚的說著,唉呦,小弟,我那個年輕人看起來也是跟你差不多歲數欸,身高、樣貌跟你比起來也差不到哪去,然後...。未聽完她這一席話就在心裡暗忖,她是打哪隻眼睛看到我站起來過,還說他跟我差不多高,那麼他是坐輪椅還是小人國來著的,怎麼這話聽起來怎麼有幾分貶意在?

不等她把那一長串不痛不癢的客套話說完,我就出聲打斷她,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種綿延不絕的叨絮在耳邊陣陣轟炸,連忙出示手中的簡訊告訴她好了。她只見我搶了一陣白,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等她接過手機看了之後十分滿意,便從皮包裡面掏出十元作勢給我。我急道免了免了,然後就趕緊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一邊回頭看著那婦人還有沒有再追上來。

這年頭,圖書館什麼都有!!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yashi
  • 圖書館和廟宇一樣容易有怪人聚集XDDD
  • 真的是不可否認,這兩個地方有什麼奇怪的磁場嗎

    baoxian 於 2011/01/14 12:15 回覆

  • Hayashi
  • 因為圖書館和廟宇都是沒辦法拒絕任何來客的地方(爆)。
  • 對,我剛剛又遇到圖書館怪客,不過不是針對我,而是針對圖書館本身的服務。

    圖書館的電腦是採預約制,就是你時間到就可先預約保留,然後每個人有十分鐘的保留時間,時間到人沒出現,自動跳下一個人。
    但很顯然的,有人對這樣的作法不甚滿意,說什麼人家台北市政府都不是這樣,而是用人為控制。
    我在旁邊心想,既然這樣你就回台北市使用啊。又不是不給你用,在那邊使嘴臉給誰看。

    真是神經病越來越多啊。

    baoxian 於 2011/01/14 16: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