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時間坐在麥當勞裡享用嗆鼻的二氧化碳竄入鼻腔的糖漿滋味,其實沒有特別偏好速食,什麼可樂薯條漢堡,也沒有特別喜歡這裡的環境,一切安靜制式,可能會適合找個四週無人的地方寫些東西,而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就來了。只是那個什麼現在已經不再重要。

隻手看著外頭鋪張的送葬隊伍,薯條不忘地往嘴裡送,午後涼風徐徐,春寒意味十足,寫著斗大奠字的旗幟,失序地昂然在風中飛舞,眼前的儀式,表演性質遠大過於應有的哀戚肅穆,這樣是好是壞呢,逝者已矣啊,不知所云地感嘆著。

坐在我前方的女生失手打翻了濃湯,見她不疾不徐的挪開桌上所有裝備,然後就一派好整以暇的繼續用餐,金黃色的湯液順著桌沿緩緩攤爬滿地,不一會,空氣中就佈滿濃湯人工香料的香甜氣息。

收起我的書跟紙筆,搖了搖手中的飲料,只剩些冰塊在杯底晃響,打算下樓再去買個蘋果派回頭來嚐嚐,其餘的會變成怎麼樣,都跟我沒關係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