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做不符合自身期待的事情,並成旁人眼中理所當然的樣子,事情總朝料想不到的方向發展,繞了一圈,連原點都抵達不了,泯去煙消雲散的假象,只有外在,我仍是我固執地不肯承認。

既然人有許多可能,試想這又何樂而不為,事實上也沒能想到到底什麼適合是自己的,只是隱約覺得哪裡不妥,當下一昧排拒,認為所謂的應該這樣又不應該這樣,是真的都該如此嗎,強烈不安地質疑著所有法則形成的因素,又拿不出證據來大力還擊。

喂,這又是一則交不出自己的真實啟示,不同的只有個體上的差異罷。昰嗎。

越挖堀自己越覺膚淺,臨渴掘井,弄錯方向只有低頭匍伏飲沙的份,面對自身的認知衝突,有些道理就算懂了,真碰上了也是多說無益無力回天。

要用什麼樣的口吻表情來詮釋揣摩才能矇混到位呢。

給我安全感吧。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