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因癌症過世將近一年,母親一直認為我從頭到尾都沒為此掉過一滴淚,深感不孝與無情。

我不是無情,可也搞不懂為什麼要哭,在側頭斷氣的那一刻甚至連丁點的哀傷都沒出現。

病痛與看顧令人無力疲乏地消蝕情感,如同他的身形逐漸從偉岸高大變成形容枯槁;只覺得父親這一年多來的折磨,在當下終於可以徹底結束。

雙手合十為他喃喃祝福。

死生無常,只有在不理解的時候才會哭泣,一但理解有朝一日也將死亡,走向肉身毀壞一途,洞察本質使人開始冷靜。

死亡,是父親教給我的最後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