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日

月初,想讀詩或寫詩的日子。關鍵老哏反覆用不膩。
你,代號不是國王。怎麼還不安心的死去。

六月二日

時序入五月,暑氣汗水如老藤盤滿全身。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為什麼還是會難過。
荷花六月開始倒數。
不是都封鎖了怎麼還是會趁著死角突然襲擊。

六月三日

使出溫蒂妮的嫉妒,你永遠都得不到幸福。

六月四日

和網友見面,餓鬼的妄想,拯救嬰兒指甲。
下新竹直奔林小姐處,直想問個清楚。答案還是無法挽救回不去。
心死,當夜步伐蹣跚如遊魂晃蕩街頭。
還好吃了治癒系甜芋泥當做補償。

六月五日

夜唱,我懷念的還是哭,只能推說冷氣太冷流鼻水。你們怎會知道。
趁天亮搭便車回台北小憩,行經舊處遠遠看著感概大學四年。下午至植物園拍照。多數荷花還沒開好,仔細聞有花香。

六月六日

六六,五五端陽,迪化街買荷葉菊花妄想說不定還能瘦。
慈聖宮前小吃攤販收攤,入廟拜月老請安,只因怕霞海業務太多。

擲問間有曙光生機。坐在一旁幫月老理紅線,陰陰暗暗,廟方見到也不理,任憑我坐在神案旁扯一把紅線糾纏不清。想必打結年份已久到不可考。
如果不打開唯一的死結就無法理的清。

恭敬了拿了三顆糖,合乎禮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