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並且寫作,寫少少的話寫給自己聽,書則是常常看到一半或者幾頁就被我原封不動的擱著,房間裡堆著一落落沒能將興趣持之以恆的讀物。

背向人生,往後看自己所寫的文章,是堅決確信再也無法寫出那樣東西,看著看著,甚至有點焦慮跟神經質起來。因為那樣揮灑地運筆方式僅此一次,每一次都是當時無二的唯一。

那些無法被更動或者是假想揣摩,動筆寫下的念頭都是一瞬,不立即寫下很快就會忘了一乾二淨。可是更多的,其實都是不值一提太俗的事。

我還是要說,我得開始跟自己溝通。

別老把眼睛頂在上頭過日子。嘗試在火花迸裂處挖掘陰影,蹲著徒手扒著焦土,眼下戰火已停熄多時,可是鼻間還是不時傳來陣陣燃燒時焦敗的氣味;扒的兩手生痛,卻一無所獲。

奮然起身不住暈眩,其實連坐著的時候也會,世界彷彿在搖晃,原來我就是自己的陰影。

在公車上靠窗而坐,閉上了眼想著前一晚朋友跟我說過的話,無非是希望我能清醒點,在這樣的用意之下,刀刀剜肉見血,字行間的關鍵字被放大般的在腦海裡播放,那像是有生命的自在游動,只有字,沒有畫面卻如此真切。

右邊眼眶裡好像有什麼無法控制的東西流出來,張開了眼,發現對座的乘客正睜著大眼看我,趕緊用袖子抹乾。

繼續面無表情看著窗外,車水馬龍,走走停停。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