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替自己安排了一趟旅程,隻身前往南台灣,晚上借住在南部的友人家。

那時候其實沒有做太多的準備,出發的前幾天先在隨身小簿子上了地圖,在什麼路要往哪裡轉,接著往哪走,原本只有預計去幾個點,沒想到照著沿途的旅遊指標,意外多逛了好些地方。

穿小巷,拿了份當地所做的簡便地圖按圖索驥,一直覺得這是最簡便的旅遊方式,沒有負擔,不趕時間,偶爾迷失了方向,隨時都有好心的路人可以問路,初次搭車到府城,其實在台南剛下車就迷了路,昏頭轉向不知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就隨便找個路口小巷穿進去,依稀記得剛下車時是中午日頭正熱的時候,走在小巷道內的頓時涼爽了不少,緊張的心情也減了幾分。

看到喜歡的點就停下來拍照,膜拜,往少人的地方去。一路旅途總跟信仰有關,信仰是我的定點休息站,沿著海水拍打的記憶往前,可能曾是海港的地方如今屋宇林立,舟隻揚帆換成車水馬龍的場景,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在異地看到7-11一樣,不管再怎麼人生地不熟,總有個熟悉的所在可以讓你傾訴依靠。

匆匆結束台南的旅程回到高雄落腳處,趕著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前往旗津。非假日的旗津少了很多觀光客,儼然就是個平實的小鎮,市場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各地市場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共同氣味,讓人迅速的貼近當地生活。隨後憑著當兵時曾到訪過的印象,散步到海邊。

踩在沙上很很不踏實,隨時風一吹起,沙塵就會落在鞋子跟包包裡,上回去南寮有過慘痛的經歷,回來包裡全都是沙,彷彿是包包裡的某處破洞與那裏的海岸互通連結,連續倒了好幾天都還倒不完。

走沒幾步就放棄從沙灘上退至一旁涼亭處,遠處的海跟其他處的海景沒有太大差別,向外延伸過去,都是茫茫一片,海水的味道陣陣迎風而來,帶點早起慵懶的昏沉。

後來到了旗津圖書館休息了大半天,拍在桌上窗外望出去剛好是造船廠,恰巧就泊了艘大艦艇,不知為何那畫面就好像是風景明信片一樣,藍天白雲襯托著巨大的艦艇,還有陽光暖暖的照進冷氣房裡。

後來再往鳳山、新港、北港去,在新港中間誤信了地圖上的指標,沿著空無一人的大馬路走了好長一段時間,兩旁皆是稻田青青,還有一座公墓園,偶爾有車從耳旁呼嘯而過,並不停止,那段路讓我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好像身在荒漠當中,烈日爆晴又熱又渴,身上的行李又重又沉,走出手中地圖所涵蓋的範圍之外,也沒有人可問路,眼前所見的皆是未知的景色,一旁看著公車站牌的標示的位置,暫坐在看似被風一吹就會散架的木椅上,等公車一來,立即招手走人。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