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初,冬末。工作之餘自覺沒有額外的氣力去應付周末社交活動,逐漸感到心力交瘁,如動物應該隔絕外在紛亂嘈雜進入休眠狀態,重新蓄養精神以面對來周持續轟炸浸蝕。

少年時的美夢在一次次歷經成長後遁隱,那黃梁尚且還有一夢,而你的夢不知是遺失在哪個以為珍藏著的抽屜被貘與衣魚相爭吞蝕殆盡;你以為在少年短暫登出之後能夠捲土重來,等再次試著要登入時卻發現密碼全被改過,空留一個帳號與悽悽百年空身在上頭告知未竟的過往成為懸念;呵,沿著錯誤的道路越行越遠,你看見別人的風景當中自己如何以扭曲歪斜的姿勢尷尬的嵌在上頭。再過去的風景皆相同,毫無邊際,如被大量以粗糙手法複製的畫作被人懸掛著,毫無品味可言。

多少次你不知道是在自己的夢中還是活在別人的夢中。

他們說,他們也都是這般過來,終於你在此刻也成為了他們,再也不孤獨。

《無央之界》 札西拉姆‧多多

不是我要的太少
而恰是我要的太多
此閻浮提中的全部欲樂
也不過是一瓢之飲
解不了深喉的渴

所以他們要的我都不要

不是我看得太輕
而恰是我看得太重
化城雖可暫寄宿
畢竟有情還未盡波劫
我自當來回往復

所以他們走了我也不走

不是我已了悟
而恰是我根本不懂
所以流入你的大海成為你的火燄
承載你的承載
光耀你所光耀
無央之界
響起極樂願望之歌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