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癲癇先生、放空大嬸、驚慌小弟又搭上同班公車。我支頤翻書,放空大嬸依舊放空雙眼投向遠方,驚慌小弟這會兒不忙不迭地攢著背包打呵欠。

用餘光瞧著癲癇先生的舉動,他大概也發現這個排場座位不就是見證他上次癲癇發作的陣仗,看他神色滿是不自然;坐沒幾站,就嚇得連忙下車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