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上充斥著各式朋友的近照,嬉笑的、甜美的,沮喪的或者根本不是人物的照片,還有一些不知從哪裡漂流如水浮屍的朋友也在上頭招呼。

曾一起的生活的河道如今已經各自流奔,過去的河底漸枯,雜草叢生,斷了聯繫不相往來;前行則是爛泥淤積,不良於行舟。

偶爾從我這動彈不得的方向看去,他們似乎變的有些老,不經意出現的皺紋,日漸堆上的肥胖痕跡,散落在肢體各處,歲月不著痕跡的進行改造。

下面的留言不啻是些好聽讚美的話,可對照早些年被時間捕捉停止的模樣,有些感傷。

我也老了。只是這些話還真不好說出口。

如今只剩偶爾對望,相視苦笑,不再見面的就當作早早溺斃在時間洪流當中,歸在鬼籍,從人間除名,哪裡有過這號人物;老攢著留著沒說出的話,看著彼此模樣也心知肚明幾分。

是嗎,你說還有人想用抓交替來推翻,是嗎?

婚喪喜慶紅白帖就當作打撈著對各自的回憶的最後籌碼,見一次,就少一次。

「哎呀,我們當年啊......」不知是誰曾說過這麼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