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一過,日頭越來越焰,買回來的水果可以往冷凍庫塞的,就死命往冷凍庫塞,一時之間鳳梨、哈密瓜、香瓜、香蕉、奇異果、葡萄,各色的水果稀客似駐進高級客房冷凍庫,好睥睨下層不堪受凍的眾家蔬果。

冷過一段時間,拿下來舔著,切丁的水果塊都凍成色彩繽豔的水果冰塊,開著電扇,迎風冰涼酸甜的味道從舌尖上傳來,不健康如我,此時還會拿出甘草粉,大把大把地灑在上頭,宛若農人播種似的快意灑著,風味更佳。放入口中暫解片刻的悶熱。

如果能放入調理機,不消多久就是一盆消暑爽口的水果冰沙。記得小時候,曾經買過一種叫做冰淇淋粉的的料理包,印象中只要到入鍋內攪拌均勻,待放涼後放進冷凍庫,等個幾個小時過去後,再從冷凍庫裡雙手高舉過頭恭敬的請了下來(注意,這個動作非常重要,一不小心就會失敗壞了口感),原來呈現稠狀的液體奶霜,此刻全成了可人的白綿冰淇淋,那個觸感好比剛洗完澡小嬰兒的肌膚,軟軟的陷了下去,指頭帶著一股涼意往嘴裡邊送,牛奶的香甜立即隨著體溫津液在嘴裡逐漸化開,香氣緩緩從口腔推帶到鼻腔,一口接著一口,好個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等到長大些再想起這檔事,立馬往四處店家找去,居然都是撲了個空,碰了一鼻子灰,彷彿這玩意壓根兒不存在過。

大嘆佳人難尋,還是難道真都是我自個在做春秋大夢?

夏天一到,除了張口吃食之外,不管去哪裡都感到倦怠。嗯,你說游泳泡水如何。不不不,我說這不好,一身層層疊疊有礙觀瞻,看著別人一身好身材我就自慚形穢,想把對方這樣又那樣的推到水裡作城隍。好不容易挨到放假的日子,望著外頭大好天氣,一想到陽光如何毒辣的緊貼皮膚帶來刺痛,汗頰淋漓伴隨一身臭味,原本想出去的心情又退卻了。

真的是嘆晴也不是,怨雨也不是。冰品解得了身體的熱,解不了心裡作用帶來的煩惱熱焰纏身,難做人。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