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跑了兩處拍了荷花,還一併奉獻上新鮮血小板。

昨天在華山藝文特區後的小荷塘拍的滿盡興的,花況好,又可以非常接近的貼著花拍,就算沒有砲級的鏡頭也無須擔心,就只是採光不好,差了點;今天則轉戰二重疏洪道,照著朋友給的指示,從重新橋旁的先嗇宮走進去,一路翻過堤防,越過農田,走到快接近中山橋處,仍舊沒看到哪裡有荷花池,剛好附近有個風景告示牌,整張牌上面只有接近重新橋處有個什麼芙蕖廣場,料想應該是在那邊,於是摸著鼻子,又頂著太陽從中山橋附近走回重新橋下,只見橋下只有一些攤販,連個像樣的廣場都不見蹤影。

只好抓住路人問問,路人先生說,這荷花池在再過去再過去再過去的中山橋附近的棒球場周邊,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繞一繞應該就會看到。

我暈,這不就是剛走過來的路嗎。此刻天氣狀況,身前是陽光,身後是烏雲,回頭朝向陽光邁進,一路上還不停上演的你是風兒我是草的戲碼,風吹草偃,路旁施工塵土飛揚,加上汗水剛好糊在一起,好了,這下再度穿過中山橋,荷花池呢?

穿過兩座球場,在我覺得再走下去蘆洲可能就在不遠處的同時,忍俊不住跑去問一旁垂釣的路人先生,他瞇著眼抬頭看了我一眼,丟掉手中的菸頭,此時好怕他像黃石公一樣要我去橋底幫他撿回來,停頓了一下,幸好沒有。

「在你後面的樹叢那裡。」路人先生繼續把玩著釣竿說著。

摸著肚子,這時昨天半夜吃的鹽酥雞熱量大扺已經消耗殆盡,好想再來一杯奶茶補充熱量。

拎著包包跟雨傘,快步跑了過去,陽光漸漸不刺眼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