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傷口,就不需要癒合。於是假想有傷口,假想有人走過灑了一把鹽。

昨天一輛機車迎面駛來,樣子神態好像是___,但我不敢確定,因為太久沒見面了,甚既有些記不起___的模樣、語調。

那眼神故意閃過我望向天空,短短幾秒,如何不領略其中的意思。

在那之後,在腦內緩慢組合___的樣子,像孩子排列積木那樣,只能模糊的排出個大概,任何人都可以代入___的五官位置,取替其中的美好。

不可靠的記憶一推就倒。

就當作是___,互不認識的陌路人。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