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陳積已久的作品
這些大概是從4月累積到現在的作品
不包含之前有在這裡發表過的
嗯 想想真的很不可思議 我竟然又寫了那麼多了
足足有26篇呢

這是一種紀念 也是一種習慣
當中有一首 是參加台論的新詩比賽的作品
很僥倖的 我拿到了第二名
看到名次 真的是嚇了我一大跳
明明是抱持著亂寫的心態 姑且一試
想不到就得獎了

現在想想 還真的是很僥倖。
------------------------------
《失意》

就讓我夜夜放歌 錯置的驅殼
空盪的鳴奏 一曲又一曲
你醉笑
顫抖書寫著 一首又一首
意闌珊

娉婷月色 赤裸裸投向林間
撼動 一樹的鳥
從不向我招呼
我在湖底招手
長眠在紙間 墨色尚未暈開
悔恨 我沒向他招手 他卻來了

緊緊擁住我的肉體 一夜
貪圖須臾的 美
片刻的 快意

揭開拂曉的一張網
讓我看看攫住了些什麼

魚不是我 你不是你
我不是你 魚不是魚
你不是魚 我不是我

擊昏 充滿訕笑的中廊
撥開眾人指指點點的輿論
用魚鉤釣起喉間的那只 紅燈籠

(別斟酒 會流出來的)

緩緩 向後 倒
弄縐我的面孔 在湖心

我還有滿頭白髮
我還有滿腹寂寞
盈握
在杯中

-----------------------------------
《還沒下課》

兩點四十五分

課本上的油墨
龜裂成放射性的 漣漪
緊繃的思緒 正手忙腳亂的坐著瑜珈

(抬腿 彎腰 深呼吸)

逃生門上的小人
逃不出一方狹宰的招牌
只背對著人群 狠狠乾瞪眼
看見你慘白的後腦勺

招呼著我過去

墜樓人的故事 從老教授的嘴裡 甦醒
拖曳著粉筆的體液 畫
光怪陸離的符號

同學 不要睡了 快起來 快起來
台上嚷嚷著 異教徒的禱告文

甲級證照的催眠師 兼職做個放牧者
鞭策著未醒的一群 羔羊
口齒不輕的夢囈
身旁口水 早已氾濫成河

灌溉草 青青

高壓電纜上掛著公式的屍體
這樣的天氣 不適合維修
短路的 分數 該是春天的雨

疲勞不斷加碼 數字在麥克風上苦笑著

台下也苦笑著

還有五分

--------------------------------
《回味》

擱久 茶湯
苦澀

像我

斟杯 濃濃
微冷

敬你

眉頭深鎖在心頭
----------------------------------
《現在 我只想躺著》
跳過
下一句尷尬的對白

淺膚色的 口吻 虛掩的房門
淺灰色的 想法 半開的雙眼
淺藍色的 筆觸 缺伴的擁抱
淺紅色的 T恤 失去的落寞

在 對答間 恭謙
在 假象間 浮潛
在 鼻息間 擱淺
卻 沒時間 道歉

邁開腳步
卻發現
怎麼也 跨不過
怎麼也 跳不過
在你的世界
幼稚的天真

我的一聲 驚嘆
我一生的 驚嘆

組合一段 情感
卻少了卡榫
無法磨合的齒輪

走向 中間模糊 地帶
現在 我只想
躺著

-----------------------------
《明白》

天空忽然染了一片灰
瓶子裡泛黃的紅薔薇
雨季之後一切又完美
我笑著說 對不對

關了燈剩下一屋子黑
氾濫河水又漸漸消退
一雙蝴蝶闖飛進窗內
風一吹 只剩下空盪房間

慢一拍 始終趕不上你的步伐太快
你的客氣 似乎又太見外
是否注定了 要保留我澎湃
這一刻 驀然驚覺這一切變化太快
你的神情 從來都不意外
徒留我 獨自站在原地明白
你 始終不明白

愛 也始終不存在
---------------------------
《家》

豬圈。
-------------------------
《俯仰之間》


甲蟲諂媚的仰於天
假死
冬日時光 早退
收到昨日寄來的包裹
是去年沒流完的 汗
靜靜的冷藏在冰箱上層
覆在上面
保鮮膜 是否像臭氧破了洞
為什麼
夏天 走了味 卻沒人察覺

空氣中開始有不對勁的氛圍

落葉羞愧的俯於地
保佑
春日時光 晚歸
路燈照亮了一部分的自我
也點燃了一部分的
陰影
青黃不接的是嫁接後失敗的難過
在明日的心裡 點了根線香
不知喉嚨深處是否破了洞
為什麼
你我語氣 變了調 卻沒人發覺

我們早死在去年秋末的衝動後的一絲崩潰

眾怒
誑語

在第一個音節未結束前就開始難以言喻

或者綁一串零碎在腰帶上
或者配一把狐狸的尾巴 在胸前
或者服一帖長生且不老 做一次春與秋之間的大夢
俯仰在天地之間
問心無愧

昏沉
四季

煙燻著無言的分離 重複性的客套話
--------------------------------------
《惡性循環》
環 繞的謊言
讓我偽裝在你右邊
等你佇立在我跟前
枝頭的果實 早轉世
喪失承諾的那張便條

而你塞在胸前 鼓鼓
視若無睹

手機響起

你我
匆匆 又擦身
換得一眼千年的交會
聽衣角間最浩瀚的摩娑

在等你 下一世
做我
還是我在做上一世的你

我們交錯著一場
惡性循

----------------------------
《不熱》

如何叫夏天不熱
就如同要我不去 想

你好嗎

嗷嗷是飢渴的耳鳴
思考浸泡在一天的
鹽分裡 發臭

不是從眼眶而出
不是從口鼻而出
未飽和的重量
低垂在雙肩 從左右兩邊開始不規則的偏移
進入體內的 遲早都要離開
我卻留不住

出口和入口 都是你的棲息地

卻後悔 從夏天 開始懊惱
如何叫夏天不熱這件事
------------------------------
《記敘事》

拿著筷子在盤子裡畫圓
沒吃完的
夢一次水鄉澤國
忽然想起沒兌現的諾言

擱淺的日光還來不及晾乾在臉上
如何證明他走過的路線

說明書上沒寫的就用身體去體會

過熱的夏季生活 雲又徹底崩潰
切開溪邊的返家路線
排列整齊的屍體
是石頭的記憶
那裏有沒有留下我昨天的反胃

對抗氣流的呼吸語調
富蘭克林的午後
對流的 還有不怕死的愚蠢精神

多事且自作聰明的發現者

西瓜 過甜的體液
在夏季
我卻對他過敏 正如我和你
體內開始囤積
佈滿潮濕的汗腺

喝一口過甜 紅茶

冬天依舊不下雪 春天仍然不溫暖
山的頂端 不是我的家

灰的衣衫 灰的臉 灰的風箏線 灰的連成一片
無意勒死一名機車騎士

真的不是故意

無力的癱軟在缺腳的椅子上
的我

草草寫一頁 換湯不換藥的正名運動
用毫無章法的排列
錯亂的修辭法

秋天卑微的教人容易不在意
沒看見過量的無所謂
那是陳舊腔調的浮濫

宣判
我手寫我口的白話
沒人會懂的結果

今天是廿六號
一朵花又悄悄的消苞
---------------------------------
《冷戰》
從寫下的第一個字開始
後悔
字句間一連串無意義的爭執
敗北的標點符號被罰在境外
替我懺悔
誠心誠意的用背與背相見

齒間顫顫 緘守最初的沉默
用碳粉抹成 模糊的 背影
燈心已不再搖晃
這年頭 已無燭可剪
於是 對窗只能無言以對

還有什麼好說的
用傾盆的雨水去說

我還在日光燈下 合十
乞求你的原諒
抽真空的稀薄 氣味
自尊心仍舊屹立不拔
我們用背與背 相對

從沒說的第一個字開始
冷戰
---------------------------
《誰》
模仿比翼鳥的動作
聽 是誰還在夜啼不休
啣著石頭朝著懸崖開始碎步而行
知人難 從不見你的足跡
知己更難 凌亂了頭髮 與你

遙遙尋著孔雀東南的路徑
墜落在扶桑樹下的枝枒
從眥裂的傷口 結霜
六月掩蓋不住一身的 結晶體
解了一半的語意
聽你別來無恙

啊 熾熱的溫柔鄉
往前又是一陣浪花
西王母的使者
別帶走我的
我的夢

夢遲遲無法收歛成一截完整的心碎
剪剩半截的羽翼 其餘的就用山水畫添上
見骨還是皮 我都心已死成不在乎
毫無傷疤的還有見底的青瓷杯
卻見不到彼此的心
高潮之後就要痛快的結尾
儘管不捨
推翻了自己也是司空見慣的事

隱約 這名字叫輪迴
-----------------------
《填空題》
不知道什麼是_____,但還是______。
那______ 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我又說很多事情都是________、_________。
最後還可以歸納_______根本是一連串的_______和_______的綜合體。
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做這像這樣的填空題。
----------------------------
《踏》

孩子們離開學步車的懷抱
換騎著單車 在空地上玩耍
父母的雙臂 是隱藏的輔助輪
緩緩的搖擺
像最初不須別人攙扶
邁開的那一步

我聽到──
螃蟹現在已不做負子的工具
奮力撐起 一只陸地上的舟子
用童稚的笑容
當作終生無力償還的擺渡費
笑僵的臉 還能維持多久

凹凸不平的柏油路
將是一條崎嶇的旅途
體會不平坦 體會不平衡 體會不平等
但欣慰的 我們仍在用眼淚去笑
用腳踩著 向前
-----------------------------
《夏花季》

迷戀你額上的花黃
若有似無的女兒香
從不凋落成哀戚的容顏
臨鏡 點起降唇
用一綹青絲陪襯

讓我做你素雅的青玉簪 好嗎?

伴你 左右
芬芳

芬芳 濃濃
呆滯 出了竅
還在扭曲眼球的弧度
我站在你 眼前
眼眶鑲著一株 多子的石榴樹
他並不番
番的是我像牛筋草一樣的脾氣

轉眼
翻出了籬笆
出竅

出竅 蛻殼
忍冬在夏季綻放
攀在多雨的庭前
金 銀兩色 是多變的心態
客套的說著 你好 我好

恍惚之間
又聞到你的香味

在別人身上
綻放

綻放 之後
野薑 氾濫且多情
今日為我凋謝
明天又為他人盛開
那不知名的採花客
強行剝削我的防備 一層一層

啊 別掘走親手為你種下的地下莖

要如何說明
他卻早已開成一片 匍匐在
心上

心上 之外
還在那裡 頑固
石頭裸露在河床上
沉積在心底的堅硬

屈原只是汨羅江上一陣漣漪
還在岸邊吟哦
愚忠

關於你 種種

萍是無根的愚忠
無視兩旁叢生蘆花
頹然低頭 是將起飛的前兆

風一陣
又得載沉載浮
笑忘

笑忘要寫成一本書
病成五朵 厭厭
美人蕉 在庭前昏昏沉沉

拖著缺水的舌尖 承接甘甜體液 吮吮

緊貼 我的無奈
昏昏 又沉沉
-----------------------
《我提議》


議論紛紛是雜說的嘴
想說的話噎死了喉嚨

我提議 我舉手
你否決 你離席

-------------------------
《平》

王啊

聽 聽吶
將歸去做彼方的賓客
詩還要怎麼寫

巧言空洞了千年的思想
女蘿還繫在腰上
豐隆早已走遠

雲夢遺澤 消失在你的話題裡

躲藏自我封閉的世界中
卻遲遲無法說出口
那爬滿雙手的憂愁
蹲在江邊 問 誰?
不願作你們的鄉愿

我逃

逼要我逃到何處才甘願

他們都看不見
他們都聽不見
而我選擇不說出口

亡啊

一句清楚的算了吧
還冷靜的躺在紙上
千方百計的回答都是虛幻辯解
如何乘桴浮於海

端午餐走向江邊 蘆花窣窣
娥皇與女英 踏響了一陣江心漣漪的跫音
可惜這裡無竹
只不過是股短暫的波動

江水仍舊湍急向前
仍 不見我
------------------------------
《在一起的騙局》
我們用連理的枯枝糾結
血絲強行住進熬夜的眼眶裡

緊箍咒不過是套在無名指上的一場騙局

連連 打了個呵欠
睡意
朝著建木生長的方向 爬上
懶腰伸成屈躬的黑眼圈

不是卑微 是不願見你
不願證實的眼神

一蹴可及

都帶走吧
繫好的衣帶
都已無結可解
一疋脫了線的舊布條
散成千絲萬縷的惱人瑣事

各奔東西
-----------------------------
《保麗龍》
龍不存在於田
做一條龍舟 漂浮在你看不見的那個地方
已忘了最初越過那道門的
喜悅

我飛不上天 所以 不後悔
只潛伏於 垃圾堆中 勿用
聽週遭的風吹草動

我聽到他們這麼對我說

毫無價值的累贅
無法投入土壤的懷抱
妳走過的路 將我揮發成一股毒氣
我不是鳳凰 你要我怎麼去用火重生

還在擠壓眼眶流不出的液體
遠離兵荒馬亂的 加工程序
做個有素養的流浪者

這樣的結果 我並不意外
流浪 在我走在看不見的方向時
---------------------------
《蓮》

開始都是這樣的

褪去外衣
你底心
夏秋還在舌尖上打轉

是苦的

走不了的那瓣 紅
停留在落下的泥濘內
匍匐
從眼眶
還諸於天地

結尾都是這樣的
---------------------------
《首一》

相見歡 再見你已不再
貪圖目中的夕陽西下
而這 月正東起 爬到我額前

直來 直往

昭君還未踏出陽關
草已青青 牛羊起

琵琶奠祭了樂天
他危危走上剛漆上的紅欄杆
(未乾 勿碰 )
箜篌惦記了麗玉
呢喃還在眼簾隨河而過 鼓起衣袖
玉鈿斜插在黃土

滾滾 近酉時三刻

羌笛
我已忘為誰而奏 一曲 手指僵在紙上
該走不讓走的無主見立場

白馬已換成了駝鈴

塵塵


《首二》


耳朵聽進世界運轉的痕跡
便當倒退十個月製造日期
日期 復古 淪喪一股六十年代風味

我尚未出生 而人總愛回味
儘管早已過期

味蕾與思想 舉箸之前開始實況轉播
紙方巾 四角 折疊成三角
三角之後 成為誰也不肯退讓的局面

敲 敲 秘密 是彼此最好的擋箭牌
銹蝕盾牌的中心還在隱隱作痛

膝蓋退化成一束乾柴 燃燒
目後和目前 都與腳無關
只管從嘴巴開始塞
拼命拉扯咀嚼回憶的輸送帶

輪轉 輪轉 輪轉 迴轉

一部艱深的典故

包裝完成 十二點
退化走不到的路

《首三》


我 重複了自己。
-----------------------------
《落空》

想說的 卻摀住雙耳
肅然蜷曲成我心底
的荊棘叢

手指著彼方
他就葬在混沌未開的源頭處
屍體悄悄地在數年間 蔚然成林

聽說
那就是原鄉的所在之地

該怎麼去弔唁年輪上的
落寞如白晝

落寞如白晝
------------------------------
《舊鄉》
抬頭看

禁止便溺的電線杆
"天國近了"
上頭這麼寫著
斟一碗春光
從綠蔭下的隙縫流瀉
流瀉一堵推不倒的紅磚土牆

還嗅的到 汗水在腦海裡蒸發的瞬間畫面

老胡同裡的那碗麵
老胡同裡的舊時光
老胡同裡的老鄉還赤著腳在樹下打那盤沒結局的合棋

棋盤上的黑白兩子
都發了苔 深了根

庭前的孩子
都抽了芽 開了花

這都是異鄉人的故鄉
故鄉沒有一定的保存期限
過了 就是過期了

我撕開回憶的塑膠封套──

胡同老了 孩子老了
電線桿倒了 土牆倒了
天國 也

倒了 (我還記得你拖著行囊 從我身旁走過的那天)

春光他從時間的隙縫 乘舟 划過
河只有一個方向

向前

你我不也一起老了 倒了 向前
塵歸塵 土歸土

掘了個坑
繞過傾倒的廢墟
得到大家都低首沉默的從前

騎著腳踏車 經過
----------------------------------
《小黑蚊》

佛陀以臂肉餵鷹
我便以血來供養你 這世的慈悲

今生品嚐你難解的宿命
來生就品嚐我無解的寬恕
匆匆 過目
前生尚在青苔石上作漠然的壁上觀

還且莫問這人情債 該如何歸還

你的名字不是蚊
我的名字也並非我
那些額外附加的
倏地乾癟成一副老舊皮相
自顧自的說著

掛在陰涼處風乾

嗡嗡 渴嗎

預言在腿上 一針見血
吸食器是斜躺在唇邊的破折號
語帶嘲笑著解釋舔著前肢的意義

嗡嗡 懂嗎

忘情的交媾
你/我別忘抿唇 擦乾那掛滿嘴角的體液

仍未察覺高潮退去後的夢境
而你想 求仙
就讓我來替你屍解
接著默默低頭承認 這結尾 過於死鹹

存在於生命體內的循環
何嘗不是一種宿世輪迴

我們用水去清楚一回
大發慈悲的原諒彼此
那個任性的 存在

來吧
再下輩子誰也不欠誰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安琪拉000
  • 我想這不是僥倖!而是你的努力得到成果…
    這證明你是有這方面天份的!!加油啊~~~~
  • 版主寶弟
  • 000 真是會安慰人 嘴巴真甜xdd

    如果一個人的天份
    不能當作飯吃 那也是挺困擾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