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短篇小說暫存。

------------------------
鎖妖塔底。

殷紅的化妖池水翻滾沸騰,紅霧昏暗瀰漫,漢白玉鋪設而成的地磚在霧間透著陣陣寒光;偶爾傳來鬼怪爭奪嘶吼之聲,似遠似近,好不嚇人。

被縛在劍柱之上趙靈兒低頭望著自己下身佈滿青鱗,化作蛇尾乏力的垂著,只要一擺動,身上纏縛著的鐵鍊便連同其他劍柱發出轟然巨響;滿頭青絲散亂的披著,髮色如焰火燒著,並非原先的滿頭烏髮。對於身上的痛楚只能緊咬下唇,汗流不止。

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日復一日的飢餓、寒冷、自卑、恐懼、無力,又或者是憤怒,她忘不了第一次現出真身,週遭秉著燭光將她團團圍住,那時心裡滿是恐懼,窩在牆邊,只希望李逍遙能早點將自己帶離這裡;但等李逍遙等人到來時,卻接收到他的眼神充滿不解,那刺痛的感覺早遠遠過於旁人對她的指指點點,心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悄然碎裂開來。

「妖怪。」

靈兒聽到他們是這麼稱呼自己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姥姥曾這麼告誡過自己。

只是沒想到一日居然會成真。

她只想趕緊離開這尷尬的場面,奮力撞開牆壁,也不管初次變化下身所感到的種種不適,蛇尾摩娑著地上的泥塵碎石,運起一股真氣凝結在腹,保護好自己,也保護住孩子。

在白河村時暗暗苦求韓醫仙別向李消遙等人透漏自己已暗結珠胎,她不想以這身子拖累他們,因為他倆看起來郎才女貌,多麼匹配,不比自己,身形醜陋,並非常人之身。

況且李消遙似乎也忘了水月宮的種種,既然如此,她也不強求了,只能歎自己所託非人。此後她自己去苗疆找媽媽就可以了,她的這身身分已拖累了姥姥和水月宮裡的一干姊妹,是不是接近她的人都會遭遇不幸??

要是真找不到媽媽,就這麼一人帶著孩子活著吧,決計不要再拖連任何人。

但只怨命運多舛,禍不單行,此時身在鎖妖塔底漫無天日,這下連媽媽都找不到了,見胸腹逐日隆起,也不知何時會生下這孩子。

「逍遙哥哥,為什麼你要找到我呢?」靈兒無數次這樣問過自己,自問自答,卻沒人能給她答案。

* * *

近幾日在睡夢之中,靈兒總會見到一名穿著苗花紫杉的女子跟自己說話,一開始只是個水溶溶的影子,模樣很不清楚,但那身影卻一日比一日清楚。

在夢中自己已然回復人身,那女子總帶著淺笑,撫著髮辮伴著自己。不知怎地,靈兒從該名女子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暖意,說不上那是什麼感覺,只覺得她不是壞人。


「孩子,妳害怕嗎?」一日,那女子拉著靈兒的手問道。

靈兒望著女子,低搖著頭,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回答。她怕,她當然怕,她已經失去了太多,短短數月遭此變故,身旁的親人多已不在,她已經不知道還能向誰傾訴。

想著想著,眼淚又不自覺的滴下。


女子心疼的將靈兒擁入懷裡,並不言語,任憑靈兒伏在她肩頭哭泣。


在恍惚間,靈兒似乎聽到有人在喊著自己的名字,連忙拭去眼角淚水,轉身向聲音來處望去,只聽著女子靜聲說道:「妳等的人已經來了,去吧。這或許是我們這一族的宿命,但孩子,這一路走來妳可比我勇敢的多,此去後還請多生保重。」

靈兒征征的望著女子,還弄不清這是怎麼一回事,便問道:「妳…..妳是?」


女子淒然一笑,肩頭上的紫色蛇紋赫然發光,女子也化身成跟靈兒一樣的赤髮蛇身之姿,身上環育著上古女媧神族強大的靈力。


「我是妳的外祖母,紫萱。」


靈兒還沒有從震驚中轉醒過來,又見紫萱取出一把銀釵交予靈兒,靈兒咦了一聲,低頭看那銀釵樣貌分明就是……


「快去吧,天下的蒼生還在等妳呢,天道往復冥冥之中自有註定。保重了。」


紫萱舒臂輕輕一推,將靈兒送出夢境,轉眼身上光芒漸退,身形又化回苗女姿態。

怎麼剛對靈兒說的那句話,口氣這麼像長卿呢?

長卿,你現在可好?

紫萱無語抬頭望向幽暗深處。

* * *

靈兒迷濛的睜開雙眼,赫然見到李消遙和林月如兩人站在劍柱之下大聲喊著自己的名字。

見到兩人,壓抑多時的情緒,此時再也無法控制,淚水不住直直落下。


「……靈兒,真的是妳嗎?」李消遙喊道。


宿命的齒輪,又開始轉動了。
創作者介紹

我只想躺著

baox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