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短篇小說暫存。

------------------------
鎖妖塔底。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This article requires a password to view, please enter password.
  • Password Hint:中之
  • 請輸入密碼:
  • Feb 26 Tue 2013 09:03
  • 假笑

搭捷運經過圓山,跟夜裡不同的是,白日裡的燈會會場空蕩蕩的,偶有像落在麵包上芝麻般的遊客經過。

陽光打在塑膠的面容上,他們笑僵地閃閃發光。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Oct 08 Mon 2012 09:06
  • 人跡

發覺並非過得有多痛苦,而是擁有太多問號,對任何事物存疑,信任在追根究柢後憑空消失,抱著疑問,日復一日質疑自我走過的路。

氣候轉涼,身體自動提升睡眠所需上限,愛睡貪懶,不再像炎熱夏日,早早悠轉醒來。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並不覺得李逍遙有多厲害,他有的只是比別人更多的幸運。(當然還有天份)

在遊戲中提到他是個帶罪之人,不管怎樣假灑脫都沒有辦法彌補曾被他傷害的那些人。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覺得我應該上來寫些什麼,網誌看來跟跟愛情一樣的荒蕪,寸草不生,連雜草都不願生長的不毛之地,才這麼想完,打開word腦中又一片死白,手指沾上剛剛換墨水染上的CYMK,進入無所住其心的空靈狀態。

最近有些癡呆現象,早上坐在馬桶上兩眼呆滯滿心惡咒不想上班不想上班,一手拿著刮鬍刀來回在下巴磨蹭,剛在公司廁所臨鏡相照,發現嘴唇上方一排參差不齊的短髭,下巴猶然有鬍渣青青如水裡飄搖的莕菜呼喚我青春不再的心。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夏至,再過兩日,就是端午。

但近幾年來,端午這個節日對我來說,卻是想忽略的節日。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沒有傷口,就不需要癒合。於是假想有傷口,假想有人走過灑了一把鹽。

昨天一輛機車迎面駛來,樣子神態好像是___,但我不敢確定,因為太久沒見面了,甚既有些記不起___的模樣、語調。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這兩天跑了兩處拍了荷花,還一併奉獻上新鮮血小板。

昨天在華山藝文特區後的小荷塘拍的滿盡興的,花況好,又可以非常接近的貼著花拍,就算沒有砲級的鏡頭也無須擔心,就只是採光不好,差了點;今天則轉戰二重疏洪道,照著朋友給的指示,從重新橋旁的先嗇宮走進去,一路翻過堤防,越過農田,走到快接近中山橋處,仍舊沒看到哪裡有荷花池,剛好附近有個風景告示牌,整張牌上面只有接近重新橋處有個什麼芙蕖廣場,料想應該是在那邊,於是摸著鼻子,又頂著太陽從中山橋附近走回重新橋下,只見橋下只有一些攤販,連個像樣的廣場都不見蹤影。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下班到夜市口買了份甜不辣,順道到今天休館的圖書館還書。

邊走邊吃,路過牙醫診所,在門口看了看,突然就這麼走進去對櫃檯說:「不好意思,我想洗牙。」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下班後心血來潮的來到小7,自從自家樓下的小7歇業後,要到i-bon購票只能往另一頭跑去。

近來瞎忙了好幾日,好不容易終於想到該去購買魔幻達利跟秦始皇展的門票這檔事,才放下雨傘進入門市,立即看見前頭排了一個女生,不知道在做什麼,在機台前操作了很久。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坐在自家附近的的早餐店享用早餐,不久,附近的座位都被坐滿,分別是三個帶著嬰兒車,或者兩、三歲小朋友的家庭。

這三個家庭互不認識,埋頭各吃各的,並無交集;但在離去時,卻會鼓勵自家孩子跟其他家的孩子打招呼,像是跟底迪咩咩葛格姐潔說再見一類的,並且家長還會在一旁不停稱讚對方的孩子好棒、好乖、好厲害。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越來越老了,大家。

好像不只一次發過這樣的文章,但每一次的相見都讓人感嘆衰老的無常。婚宴會場內憑藉著柔和燈光,坐在位子露出僅上半身,人人尚能保有用濃粉淡抹華美衣飾堆疊起來的樣貌,一步出會場外準備拍照,此時外頭的日光灑落進來映在各自肉身,紛紛被打回原形──化學製品掩不住臉部各處逐漸的出現的皺紋,一筆一劃牽引表情,隨嘻笑怒罵大剌剌地深刻在額上、嘴角、眼睛邊,印記分明怵目驚心;掩不去因天氣悶熱衣服隱隱散發出來的汗味,靠得近些便無地自容;隨著年歲增長代謝反往谷底爬去,堆滯於腰腹四肢間的無可隱去,我們神態尚是少年模樣,卻逐漸往中年走去。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立夏一過,日頭越來越焰,買回來的水果可以往冷凍庫塞的,就死命往冷凍庫塞,一時之間鳳梨、哈密瓜、香瓜、香蕉、奇異果、葡萄,各色的水果稀客似駐進高級客房冷凍庫,好睥睨下層不堪受凍的眾家蔬果。

冷過一段時間,拿下來舔著,切丁的水果塊都凍成色彩繽豔的水果冰塊,開著電扇,迎風冰涼酸甜的味道從舌尖上傳來,不健康如我,此時還會拿出甘草粉,大把大把地灑在上頭,宛若農人播種似的快意灑著,風味更佳。放入口中暫解片刻的悶熱。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到下班前五分鐘才想起今天忘了帶鑰匙,而且今天我媽剛好值班,勢必是沒人在家,無視於經理在後頭投以異樣的眼光,一陣細碎喃喃哀號之後,打定主意,搭捷運到北車找娘拿鑰匙。

原本預定要去搶劉老味的特價便當,今天已經是特價日的最後一天,沒想到就敗在忘了帶鑰匙回家這檔小事,扼腕十分,而且早上起床一如往常的把手機遺落在床尾,要他好好的幫我看著床,我知道就算此刻像個小男孩哭嚎著,天公伯,來幫幫我也沒用。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紙燕子》

原來我需要的
不是時間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 Mar 13 Tue 2012 14:55
  • 離婚

姑姑正打算和姑丈離婚。從小我因為體弱難飼養,依造傳統的習俗,我給了我姑姑當乾兒子,作為沖喜。

自有記憶以來,姑丈也是就我乾爸,不事生產,一味愛好飲酒賭博,又四處向人借錢,我們家也毫無例外的被借了好幾次有去無回的金錢債去。更有一次,早上六點多就來按電鈴說要借錢,說要借一萬,但我媽不肯,說我爸剛過世,家裡沒什麼錢,他則又說,不然那五千也好。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走入間素食小館,櫃檯站著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問我要點些什麼。我指著菜單說,我要當歸麵,粗麵。於是走到一旁先候著。

看他從胸前的口袋拿出筆來,桌上擺了本空白的便利貼,由於正值晚餐時間,人比較多,需要用紙紀錄下來好方便老闆下麵;他一筆一劃很是認真的寫著,看他突然抬起頭來,對著牆壁上的菜單看了幾眼,才又繼續手上的動作。這時我才稍稍靠近一點看他究竟在做什麼,這麼不尋常。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臉書上充斥著各式朋友的近照,嬉笑的、甜美的,沮喪的或者根本不是人物的照片,還有一些不知從哪裡漂流如水浮屍的朋友也在上頭招呼。

曾一起的生活的河道如今已經各自流奔,過去的河底漸枯,雜草叢生,斷了聯繫不相往來;前行則是爛泥淤積,不良於行舟。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一早,癲癇先生、放空大嬸、驚慌小弟又搭上同班公車。我支頤翻書,放空大嬸依舊放空雙眼投向遠方,驚慌小弟這會兒不忙不迭地攢著背包打呵欠。

用餘光瞧著癲癇先生的舉動,他大概也發現這個排場座位不就是見證他上次癲癇發作的陣仗,看他神色滿是不自然;坐沒幾站,就嚇得連忙下車了。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看到馬總統在FB上發了一段關於正體中文的使用與推廣,看得我心有戚戚焉。文字是會死亡的,當他不再被需要。

嗯,人其實也一樣。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一名媽媽推著嬰兒車,另手裡牽著個約兩、三歲的小男孩上了公車,就座後,在嬰兒車裡的小娃突然哭鬧不止,此時車裡的乘客的目光自然落在他母子仨身上,看看這媽媽要怎麼擺平哭鬧不平的小娃。

不管媽媽在旁怎麼哄騙,或者語帶威脅的惡狠狠的口氣都沒用,小娃還是一味哭他自己的,好像是要把全身的力氣用盡那樣的嚎著,小男孩則在位子上拿著小玩具車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己弟弟嚎啕大哭。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我姊一直慫恿我去買樂透彩券,她說我這人很有偏財運,不時聽到我又參加了什麼抽獎中了什麼,可我偏不。因為看每次開出來的號碼都不像是我會投注的數字,與其虛擲50在那上頭,還不如去吃碗冰還是便當來的划算。

昨天收到遙遠之前參加琉璃工房留言抽獎活動的贈品,原本以為不會寄來了。先前有問過其他有收到贈品的得獎者是什麼,記得那時得到的回答是張書籤,便沒有太放在心上,想說沒有收到就算了。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多日陰雨不再,上班的前一日終於大肆放晴。

抽空搭了幾次新開放的新莊線,一蓋幾年時間過去,身旁多少人歷經分分合合包括自己,都老了。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揮別100,也不是真的要告別什麼,其實沒有一樣事物是真能告別的了,全死命地倒鉤在肉身深處,無可拔除。在心甘情願的回憶之外,其餘一碰就要你痛得淚流滿面。

回顧100,這一年356又1/4天,你記得多少內容,印象台詞亦與時間推移而消逝,認真回想起來生活的構成有過多細節,散落在各處無脈絡可循。最痛最歡喜的那些原來最不過如此。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人世間》

那對我來說並
沒有絕對的關係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2012初,冬末。工作之餘自覺沒有額外的氣力去應付周末社交活動,逐漸感到心力交瘁,如動物應該隔絕外在紛亂嘈雜進入休眠狀態,重新蓄養精神以面對來周持續轟炸浸蝕。

少年時的美夢在一次次歷經成長後遁隱,那黃梁尚且還有一夢,而你的夢不知是遺失在哪個以為珍藏著的抽屜被貘與衣魚相爭吞蝕殆盡;你以為在少年短暫登出之後能夠捲土重來,等再次試著要登入時卻發現密碼全被改過,空留一個帳號與悽悽百年空身在上頭告知未竟的過往成為懸念;呵,沿著錯誤的道路越行越遠,你看見別人的風景當中自己如何以扭曲歪斜的姿勢尷尬的嵌在上頭。再過去的風景皆相同,毫無邊際,如被大量以粗糙手法複製的畫作被人懸掛著,毫無品味可言。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純個人觀感。有雷。


《謝神》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這次由於公司放了一段為期不短的無薪假,當下立即安排再次前往南部逍遙遊的行程,不管課裡的同事們一再詢問要不要趁那段時間過來加班,一概很有勇氣地回絕;才到職半年多一點時間,要做這決定真的要很有勇氣。課裡才幾個人,全都是十幾年廿幾年以上的老手,我這樣的作為在他們眼裡無異是黑掉的表現。放假還要再來加班,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件稀鬆平常的工作,因為他們沒有娛樂(或許有但我不知道),每天首要之務就是將身心靈愉悅的奉獻給公司,這等不合理的情事,決不容許在此發生。

心想這幾日在台北氣候宜人,清風送爽的,南部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沒料到居然半路殺出有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的消息,原本是要跟南部同學商議一下先暫住一晚,早上就打算離開,不過因為一些私人因素不太方便就作罷。後來決定搭夜車先下台南再看看情形如何再做打算,結果隔天早上天色剛翻白就抵達台南,看時間,也才五點半,比預計的車程還早了一個小時左右,四周一派氣清景明,哪裡有颱風影響的樣子,直想是再次的被氣象嘴胡累累給耍了一場。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去年年底替自己安排了一趟旅程,隻身前往南台灣,晚上借住在南部的友人家。

那時候其實沒有做太多的準備,出發的前幾天先在隨身小簿子上了地圖,在什麼路要往哪裡轉,接著往哪走,原本只有預計去幾個點,沒想到照著沿途的旅遊指標,意外多逛了好些地方。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夏天時,我還有頭
等7:30樹邊的影子長長了
剛好可以收割一個
人的高度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最近看了某出版社的新人系列文集,內容很隔靴搔癢,跟平常習慣閱讀的文字相比,感覺每篇都冷而生澀。

大概是這世代的通病,經歷的仍有所缺乏,妄想能用文字去駕馭腦內的思考模式,所以必須用很多的字彙去堆砌,疊的太高太滿,導致什麼都看不太到,踢不到胃口滿足的要點。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閱讀並且寫作,寫少少的話寫給自己聽,書則是常常看到一半或者幾頁就被我原封不動的擱著,房間裡堆著一落落沒能將興趣持之以恆的讀物。

背向人生,往後看自己所寫的文章,是堅決確信再也無法寫出那樣東西,看著看著,甚至有點焦慮跟神經質起來。因為那樣揮灑地運筆方式僅此一次,每一次都是當時無二的唯一。

Posted by baoxia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